Post

在飛機上,我淘氣地入了她的鏡頭

佢係機艙內自拍時,我淘氣地入了佢鏡頭,佢叫我影多張,又問我來自哪,我説香港。之後我地全程用廣東話暢談佢的工作、家人。 2003年出道,佢在香港工作已有15個年頭,負責照顧老人家,現時集中將軍奧。她叫Lami。今次回印尼,是因為她個仔要結婚啦!孫都提前出左世!個女都嫁左,育有一男一女,佢女婿今日來機場接佢,提前兩個鐘頭到咗機場,真係唔話得! 她住的地方比Sports City Palembang 還要遠,但地方就係大(香港好迫啊),家中種可可豆,一年出產一次,硬係唔夠生活啦,所以要出去搵食。 佢邀請我去佢屋企🇮🇩🇮🇩🇮🇩🇮🇩 佢都想準備退休,可惜佢老細請唔到人代替佢,前面已經有三四個頂唔住唔做。兩年簽一次約,兩年又簽一次,簽簽下就簽咗六年啦。公司有得食,有得住,算係咁,我覺得佢是一個知足的人。 我地互通姓名後,佢再給我電話,叫我搵佢。一個月之後,一定要搵佢飲茶。